欢迎光临hot金融

首页 > 金融知识 > 中国股票短线最牛的人(中国最牛散户的超短线之道)

中国股票短线最牛的人(中国最牛散户的超短线之道)

日期:2021-07-07 13:35:07



1.

2015年11月1日,杭州湾跨海大桥上,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政委胡斌勇紧张地盯着手表。几个小时前,他接到一通局里的电话,内容十分简短:

​“他要跑,GPS定位在杭州湾跨海大桥上。”

于是,日后成为CCTV年度法治人物的胡政委带着胡子拉碴,好几天没正经休息过的兄弟们在杭州湾跨海大桥上布下天罗地网,静待猎物落网。

另一边,上海市公安指挥中心的气氛十分紧张。实时监控大屏幕上,无数双眼睛正紧紧盯着大桥上一辆飞速行驶的黑色汽车。负责接线的民警时不时与大桥上正在蹲守的胡政委保持通话联系。

这个场景与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追捕贪腐的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十分相似,在汉东省公安厅的实时监控大屏上,丁义珍的手机被实时定位。但反侦查意识极强的丁义珍将自己的手机放在车里,伪造他还在车上的假象。随后他悄悄打了一辆出租车,消失在夜色之中。

与丁义珍成功出逃不同的是,杭州湾跨海大桥上的那辆黑色轿车最终被胡政委成功拦下。

随后微博上便曝出了那张世人皆知的照片: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身穿白色西装,正在被便衣戴上手铐。

不少不了解情况的吃瓜网友纷纷评论:这个人是因为非法行医被抓了吗?另一边,不少股市的老炮一眼便认出此人曾是声震长三角股市的“牛散之王”徐翔,他们纷纷发博感叹一个时代结束了。

2003年2月,《中国证券报》头版刊登了一篇题目为《从3万炒到40亿,徐翔的投资传奇》的大幅报道,报道第一次将“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徐翔暴露在公众面前。

这篇报道揭开了撑起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6成交易额的“涨停板敢死队“的神秘面纱。但对于资深的股民散户来说,”涨停板敢死队“的赫赫大名在圈子内早已如雷贯耳。那时候圈子内还流传着一句话:“炒股不跟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

“涨停板敢死队”是一个20个人左右的小圈子,核心成员有5、6个人,领头的人就是被称为“敢死队总舵主”的徐翔。

2.

1993年,还在上高二的徐翔做出了人生一个重要的决定:放弃高考,投身股市。曾经同班的同学回忆,“他那时与表哥炒股,两个人经常一起去。”

那时,徐翔的表哥马信琪还只是一个手里有点闲钱的小富二代。他时常带着表弟徐翔穿梭在宁波的游戏厅和旱冰场内,偶尔还去隐蔽的赌场里小赌几局。

直到有一次,他们来到人头攒动的证券营业部,身旁是目不转睛盯着大盘的股民,那里人声鼎沸,随着大盘每一次震动,周围的人群心脏都要偷停几拍。燥动的热浪使他们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赌更有意思的东西。

再之后,徐翔与表哥就从宁波的游戏厅里消失了,而证券营业部则从此多了两个经常看盘的年轻人。

起初俩人一起炒股,徐翔没有钱,家境富裕的表哥便出钱供俩人一起炒。开始时,俩人赔多赚少,但他们也就是小打小闹,他们只把炒股当作打游戏一样的消遣。

慢慢地,两人发现自己开始赚钱了。而且跟身边那些偶然掘金的散户不同,徐翔意识到自己已经掌握了一套方法论,虽然还不能保证每次都十拿九稳,但此时未满18岁的徐翔已经是股市中的少数派了。

随后,他向经营小卖店的母亲郑素贞借了3万块钱,以母亲的名义开户炒股。短短两年间,3万元就变成了300万,19岁的徐翔在90年代上演了一出“抛弃同龄人”的都市神话。

有股民曾说,徐翔19岁那年因为炒股名震长三角,上海的两个黑社会组织争相邀请他去为老大炒股,结果两个黑社会为此还在谁先谁后的问题上大打出手。传闻有鼻子有眼,个中情节可以跟80年代的港片媲美。

很难说徐翔是天赋异禀还是在那个特殊的时代,恰好押中了历史的韵脚。1992年至1994年间,上证指数的波幅高达378%,市场的悲喜剧交替上演,他嗅觉敏锐,果断出手。多年后他的朋友讲,自1992年他进入股市以来,他只有两年没怎么赚到钱。

就像日后很多媒体讲的那样,宁波人都是天生的交易员。

20岁时,徐翔就跟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长期驻扎在天一证券(后改为银河证券)解放南路的营业部里。

他们在营业部楼上的贵宾室里长期包场,那里放着几台电脑,供他们研究股票。曾有与他们熟识的股民讲,“见识过他们看股的速度,你才知道什么叫高手,他们敲击键盘飞快,其他人还没看清股票名字时,他们就已经切换到另一个界面。”

那间小小的房间内,平均一个人配了3-4台电脑,每个人还配了一个助理,专门帮他们盯着大盘行情。那时的敢死队在徐翔的带领下不断上演着一个个的神话,在每个神话里,徐翔都采取大体相似的短线策略。

他们通过调研和搜集信息来把目标锁定在某支股票上,倾注大笔资金拉升这只股票。市场上的其他散户看到某股行情大涨,便往往闻风而动,他们跟风推动股票涨停封板。涨停后,第二天又会有一批交易员去继续重仓买进,促使股票继续涨停。这一刺激的过程很快就会在市场内发酵,跟进的人越来越多,而徐翔这时就像一个猎豹一样躲在暗处悄悄观察。

几天之后,敢死队突然砸盘卖出,整体上涨的大盘很容易让第二天的个股高开,短线出货也变得十分容易。虽然有时会有部分机构在第二天压低价格,但敢死队从不恋战,立马斩仓出局。

营业部的一些工作人员讲,他们当时并不太关心大势,只在快、准、狠上下工夫,选择的品种基本上是被埋没的绩优股,或者是没人看得上眼的无庄冷门股,选中之后大手笔买进股票,直至封板涨停。

2017年,《纽约时报》一个关注徐翔案件的记者撰文,他回忆起早年徐翔的风格。徐翔炒作廉价股的操作,使他想起了有“百年美股第一人之称“的杰西·利弗莫尔。他也是在15岁那年,就赚得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1000美元。

但与利弗莫尔花花公子的性格不同,徐翔为人低调,不讲究物质排场。那时营业部楼下经常停着“敢死队”其他成员的奔驰宝马车,而他一直都是步行几十分钟上班。

后来有人说,徐翔唯一一次给自己花钱还是他赚了第一个100万的时候,那时他刚刚20出头,看见港片里穿西装很帅,便一狠心给自己买了两套。他在奢侈品店里逛了好几圈,最终还是走到一家不起眼的店里,买了两套雅戈尔的西服。

徐翔出事后,有网友翻出了他2012年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说的话,“我学习股票,看书,听券商培训,也看国外投资方法,三人行必有我师,对宏观经济也懂一点。“

他虽然只有高中文化,但对数字十分敏感。他可以把A股从开市到至今为止的K线徒手画出,每个关键节点还有标注,图上功夫十分了得。

一位曾经跟他一起炒股的人讲,“营业部曾请一批大户到香港旅游。当别人大买旅游纪念品的时候,徐翔买的都是股票操作分析书籍。那时香港金融危机刚过,金融大鳄索罗斯做空泰铢等东南亚货币,马来西亚总理称他以一己之力,摧毁了他们苦心经营40年的经济体系。徐翔视索罗斯为偶像.。”

在解放南路营业部,徐翔一炮打响,他也在那里结识了营业部的会计应莹。2004年,在宁波南苑饭店,他与应莹结婚。结婚当天,宾客们送给他一尊铜像,上面刻着5个大字——“东方索罗斯“。

27岁的徐翔风头正劲,在场的江浙游资界大佬高朋满座,他那时就对着身边的妻子讲,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跟自己的偶像——对冲基金之王索罗斯进行对决。

现在看来,徐翔永远也无法实现他的这个梦想了。2015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上,85岁高龄的大空头索罗斯宣布退休。当时西方媒体传闻,索罗斯只是退而不休,他将目光放到了东方——中国的A股市场。

3.

2015年夏天千股跌停、千股停牌之时,有国际炒家放言索罗斯要杀回中国,一洗98年的香港之耻。索罗斯来没来不清楚,但在2015年生死存亡的时刻,空仓3个月的徐翔,满仓杀进股市,2天内完成几百亿的布局。

他在最低点入场,赚得盆满钵满。那场惨案之后,无数人亏到欲哭无泪。

但比赚钱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想知道谁是监管层嘴里的害人精。有人还在网上忿忿不平地讲,“为什么大家都赔钱的时候,有人还能赚钱。”

2015年9月股灾过后,徐翔带着妻子准备去香港时发现:自己被边控了。他那时安慰妻子,“做私募的好多都被边控了。”

后来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上了边控名单的私募有很多,但只有徐翔的结局与众人不一样。

有人好奇敢死队总舵主徐翔为何要开始做私募。2014年9月开始,已经熊了5年的A股开始露出转牛的迹象。

此时的徐翔已经来到上海滩5年了,五年间徐翔的1亿身家已经翻了100倍。整整5年的熊市,徐翔和他的敢死队一直都能赚钱。

他那被游资圈奉为神迹的“一字断魂刀”出货法,曾被不少游资视为熊市赚钱的杀手锏。他在前一个交易日尾盘脱离成本区快速拉高,次日早盘下一单快速“秒升”,形成无量拉升,短期快速拉高后,再以低于现价3%的价格快速抛盘,吸引大量买盘进入,形成“一”字平走的奇观,反复波段操作之后,直到将所有股票抛售完毕。

电影《华尔街2:金钱永不眠》中有一句经典台词,“牛市可以赚钱,熊市可以赚钱,只有猪任人宰割。”徐翔知道这个道理,他早早就成为持镰者。

但手中已握有百亿资金的徐翔,体量大到无法再像其他游资一样躲在阴影里前行了,于是他选择转行“阳光私募”。

泽熙私募,名字取自徐翔最欣赏的两个人:“泽”,毛泽东;“熙”,康熙皇帝。

江浙游资圈在徐翔之前还是草莽逐鹿的年代,很多股民未免将他们神化,甚至传言他们背后有政治靠山。但实际上,他们不仅远远没有那么大的政治能量,所掌控的资金规模也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邪乎。

游资的炒股风格与早年的“庄”股有异曲同工之妙,共同点均是利用盘面语言来吸引别人从众跟进。但游资迅猛快捷,快进快出,短线甚至超短线操作都是家常便饭。

但游资对市场热度要求很高,如果没有好的流动性,游资将遭受灭顶之灾。它能成长为让散户赞叹的规模,但却永远成为不了索罗斯。

徐翔看透了这一点,因此寻求转型。2015年的股灾里,无数江浙游资在千股跌停之中灰飞烟灭,食尽鸟投林,落得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这所有的一切,局外的散户们永远也看不清。游资们起高楼,宴宾客,转眼却楼塌人散。

网上有股民讨论徐翔能否成为中国的索罗斯,一个网友说,一个人一辈子能做多大事,既要看个人奋斗,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巴菲特和索罗斯既是个人奋斗,也是时势造英雄。徐翔的年收益率可能不比这两位差,但是他风格草莽,路数江湖,这注定他永远也登不上台面。

这跟水泊梁山宋江在接受招安之后的结局一样,你不在人家的体系里,接受着不一样的文化熏陶,注定永远无法融入。

徐翔也深知外界对于他路子野的评价,他曾在2011年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大谈投资心得,“我主要是价值投资,我反对‘故事股’。”之后他详细介绍了泽熙的研究团队,并强调泽熙的一切投资合法合规。”

但泽熙私募旗下产品惊人的业绩表现便让市场上的散户们忘记了徐翔口中的价值投资论,重新奉他为短线之王。

2010年3月,泽熙私募首发泽熙1号基金。截至7月9日,其净值高达1.29亿元,短短4个月净值增长29%。同期的沪深300指数,从3260点跌到了2674点,指数跌幅高达18.57%。泽熙1号跑赢了大盘近48%,在同期所有基金产品中一路绝尘。

到2012年底,泽熙资金管理规模已经突破100亿,仅次于当时排名第一的重阳投资。2014年,泽熙管理的4只基金产品,均排名私募前十。

徐翔从游资大佬转为私募大佬,经营思路变了许多。他开始招聘专业的投研人员去实地考察和定量分析,但每逢重大决策他还是会凭借敏锐的嗅觉押上赌注。

徐翔原来的助理,现任齐鲁资管总裁助理的叶展写了一篇名为《残酷的徐翔:研究员推荐的股票最好马上涨》的文章,这篇文章在朋友圈大火。叶展在文章中分享了他眼中那个工作狂徐翔。

“他一天研究股票超过12小时,没有其他娱乐和爱好。这种习惯持续了20年,徐翔可以说是我见过的最勤奋和自律的投资人。当别人关心明星、旅游、高尔夫和红酒时,他永远是一个苦行僧。”

徐翔从17岁进入股市,在19岁赚得人生第一个100万。不到四十岁时身家已经接近200亿,他靠自律起家,靠着自虐式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实现了财富自由。但最后,他仍没有逃脱出“贪嗔痴”的魔咒。

2016年12月5日,徐翔案首次开庭。他和另外两名主犯累计动用400多亿资金,与13家上市公司大股东合谋获利。徐翔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罚金110亿。

4.

徐翔的股市人生从17岁那家人头攒动的解放南路营业部开始,在37岁那年的杭州湾跨海大桥上终止。

很多人对他出神入化的操作手法颇为好奇,网上甚至有不少传言,称他为某些贪腐高官操盘。但从案情披露的信息上看,徐翔只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心理学高手,他既没有政治靠山,也没有海量资源,凭借的依旧是他对人心的洞察和掌握。

案件侦破后,徐翔伙同他人操纵股市的手法也随之露出水面。

利用跟风从众心理:高调举牌



泽熙私募是A股市场的风向标,它只要买下什么股票,必定会吸引众多投资人的跟风。熟谙交易心理的徐翔知道自己成为股东名单一份子之后所带来的的光环效应。

美特斯邦威服饰是徐翔暗中串联的13家上市公司之一。2014年9月,“泽熙1期”和“泽熙11期”分别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以9.72元/股的价格买入美邦2600万股和2030万股。当天,美邦大股东以同样均价减持5055万股。

同时受9月29日,银监会同意美邦服饰在上海市筹建华瑞银行的利好消息影响。叠加前一交易日泽熙的大手笔买入,美邦股票在盘中一度大涨9%,最终收盘涨幅为5.68%。

再之后,徐翔又拿出了熟悉的短线操作策略。将仅仅持股一天的两只产品以均价11.26元/股和10.72元/股的价格全部出清。一个交易日,徐翔账面获利就达到5700万元。

此后泽熙基金的另一款基金产品——泽熙6期在大股东华服投资再次减持5055万股之后,再次选择增持5055万股,此时泽熙已达到举牌线,成为持股5%的股东,锁定期限6个月。


而在6个月之后,2015年的4月1日到4月20日期间,“泽熙6期”通过不显眼的集中竞价方式,以17.66元/股的价格出清手中所有的美邦股票,在高位套现离场后,一举获利3.96亿美元。

徐翔被捕后供认,泽熙的每一次买入和美邦大股东的每一次减持都是事先私下沟通好的。当时不少股民感叹,泽熙的每一步动作都恰到好处的精妙,每一步操作都精准的难以置信。

除了利用自身的光环效应参与炒作,徐翔还深知舆论媒体所带来的巨大声量。

利用媒体声量:博眼球,蹭热点

鑫科材料2013年9月宣布定向增发,泽熙斥资2.57亿元以4890万股的认购份额位居首位。

但当时鑫科材料业绩低迷,定增项目看不到任何前景,但因为泽熙的大手笔认购而备受股市关注。随后,鑫科材料在11月又宣布拟参股民营银行,以1亿元出资额参与发起设立大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占大江银行注册资本的10%。

2014年3月,鑫科材料宣布拟出资1.2亿元收购国内投资规模最大的锂电池生产商天津力神2000万股股权,占后者总股本的1.6%。随后的5月,鑫科材料又公示称,募集13.25亿元资金用于收购影视类公司西安梦舟100%股权以及相关产业的流动资金。

参股民营银行、投资新能源电池、收购影视公司,鑫科材料的跨界游戏越玩越大。这些舆论紧紧关注的热点话题一步步将业绩亏损的鑫科材料股价推上了高点。

定增12个月的锁定期结束之后,泽熙2014年10月10日、10月20日、10月21日,以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先后减持了4620万股、11.25万股、1万股,成交均价依次为6.18元、5.31元、5.30元。

再加上之前10转15的中期送转方案,经过复权,泽熙的减持价格分别约为15.45元、13.275元、13.25元。相比5.16元的成本价,泽熙三次减持的收益率分别达到199%、157%、156.8%。

熟谙股市热点的徐翔此次隐身幕后,不断将鑫科材料蹭上一个个大热点,随着股价的一路走高,后又在高位减持,套现离场。


收取智商税:博傻高送转


资本市场中有一种博傻理论,人们之所以完全不管某个东西的真实价值而愿意花高价购买,是因为他们预期会有更大的笨蛋会花更高的价格从他们那儿把它买走。

因此不少心甘情愿上当的人始终都抱有一种信念,自己是傻子,但不是最后一个。所以他们才会在明知上当之后,还大声疾呼某项资产的好处。就是希望有人替自己接盘。

博傻理论是经济学家凯恩斯的发现。这项理论很好的解释了股市中的投机行为以及传销事业中,不断发展下线的行为动机。

在所有徐翔操作股市的手法中,博傻高送转是利用人性弱点最为深刻的一种。他利用了人们心中的止损心理,以及转嫁亏损的阴暗行为。成功的让无数贪得无厌的散户相信,自己一定不是最傻的那一个。

高送转政策完全不增加股东价值,相当于只是将1张100元,换成了2张50元,数量增加,但总价值并没变动。

但高送转多年来一直成为证券市场追捧的题材,令人匪夷所思,无数散户入局后相信,总有更小白的散户帮他们接盘。但实际上泽熙早在高送转之前就提前埋伏,帮助上市公司高管高位套现。


2014年12月,赛象科技发布“10转20”的高送转预案后,股价随即飙升,最高涨幅一度超过1倍。在此之前,公司实控人张建浩就已经公布减持计划,将减持不超过5700万股公司股份。


赛象科技两个月后披露的2014年年报显示,“泽熙1期”在2014年第四季度成为该公司第四大股东,持958.68万股,占4.84%,离5%举牌线仅一步之遥。


2015年2月26日至3月27日,张建浩经过大宗交易减持赛象科技股票累计1.5亿股,徐翔使用泽熙产品及其控制的瞿柏寅证券账户接盘上述减持股票,在二级市场全部抛售,抛售过程中伴有大量申报买入行为。

2015年一季报显示,泽熙清仓赛象科技。发布高送转诱饵,接着通过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方式买卖赛象科技股票,陆续获利3.985亿元。

在电影《商海通牒》中有一句金融行业的至理名言:Be first,be smarter,or cheat.翻译过来就是,要么比别人迅速,要么比别人深度,要么克服人性弱点或者利用人性弱点。

利用了他人弱点的徐翔最终被自身的弱点反噬,他坐在堆满宝物的房间里,身上慢慢长出了鳞片。

微信二维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