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股票分配不公(财富分配不公的原因略解)

公司股票分配不公

美国某商学院的一位教授,曾和学生在课堂上讨论社会的财富分配问题。

为了强调公平,大部分同学都主张平均社会财富。

教授没有做任何评论,只是带领学生进行了一个实验:平均学习成绩,即以全班平均成绩作为大家的最终成绩。这样一来,学生既可摆脱过大的学习压力,又不用担心不及格。

结果,第1次测试结果,大家都得了B+。

这时,那些一直努力学习的同学就在想,反正我努力了也不会得到更好的成绩,那我何必自讨苦吃?于是开始松懈了。

而那些本来就不努力学习的同学就在想,反正学习成绩好的同学会拉高平均分,我为什么还要努力学习呢?

结果,第二次测试结果,大家的平均成绩变成了B-。

……

第三次测试结果,都变成了C。

终于,部分学生忍不住了,他们跑去找教授,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最后大家的成绩都要不及格了。

教授说到,平均分配社会财富的结果就是这样,虽然部分人在短期内能够得到好处,但是这样的好处很快就会被消耗完,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普遍贫穷。公平不等于平均。

公平不等于平均。这是教授对财富分配做出的结语。

这句结语其实很容易理解,因为咱们的父辈,就经历过因为强求“平均”而造成“均贫”的一段时间。你懂的。

关于公平,我曾写过两篇文章。

——在《做人必须知道的一个残酷真相》里,我写了马太效应和“人道”:讲的都是多者愈多,少者愈少。

——在《遭遇不公平?干自己的事,下自己的蛋!》里,我写了不公的客观事实,以及如何面对不公。

其实,亚里士多德说得很准确,他说,公正就是给予人们所应得的东西,是一种适合。

如现在有一只笛子,应该把它给谁?

在亚里士多德看来,是给最好的演奏者——这是笛子存在的目的,即被很好地吹奏。

他说的其实是一个到最后终会发生的现实:优胜劣汰。

公司股票分配不公

我们都见过不少牛人,有现实生活中的,也有影视剧里的。

我们把他们当作神一样的存在,因为他们无论到哪里,或被打击到什么程度,他们都能站起来,然后东山再起——我访问过的大商中,就不乏这样的奇才。

他们有着成功者的"体质",去到哪里成功的几率都比一般人大。因为思维在那,能力在那:

一个石油大亨被扒光了衣服扔到沙漠里,他说,只要经过一个商驼队,他就又可以成为百万富翁。

这个石油大亨,有着百万富翁的“体质”。

电影《1942》里,老东家(张国立饰)带着长工逃荒,快到山西时,对那个长工说:栓柱啊,到了山西就不怕了,我有怎么能成为地主的方法,用不了几年,我还是地主。

这个老东家,有着地主的“体质”。

所以,别抱怨,先把自己的“体质”改变了再说。

体质是什么,就是一些可见以及不可见的特质。这些在励志书上有很多,这里不表。

总之,成为“优胜劣汰”的那个“优”,或者亚里士多德口中的那个“最好的演奏者”,是我们唯一要做,也唯一能做的。

公司股票分配不公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要注意4点:

其一,这里的“优”和“好”,是指客观的,不是主观的;

很多时候,我们往往会以为自己是那个最好的,或者以为自己的能力与位置不匹配,但事实并非如此。这是自我认知偏差,会滋生怨愤与不满,抱怨怀才不遇,而不知道自己的“才”根本就不够。

要避免这一点,首先要做自己擅长的:以己之长攻彼之短,胜出的几率高;其次是要保持好奇心:拓宽视野,以免坐井观天。

其二,要用长远的眼光看问题,避免短视;

例如财富分配,它是一个大系统,是一代又一代人的积累叠加。

你觉得相对于富二代官二代不公,是因为没看到别人家的富一代、官一代付出过的努力。

从原始积累到财务自由,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这点要看个人造化了——福报大的可能需要时间少些,福报小的,则需要更长时间的沉潜。这跟你在银行有多少存款就能干多大的事是一样的道理。

实际上不仅是财富,连权力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这样的,这一点毋庸讳言,诸位明白就好。

其三,要有舍与得的交换思维;

很多时候,我们追求的公平,其实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是看到天鹅舞却看不到那一双伤痕累累的脚。

要得到,就要有所舍,这个简单的辩证关系要懂。而且懂了还不够,还要去做。

其四,要懂得稀缺才能体现价值,把好钢用到刀刃上;

不是所有事情你坚持去做了,就会有好结果,否则一些简单的手工劳作者早就财务自由了。

稀缺的且是有益于普罗大众的(这是大前提,违法犯罪,挑战道德人伦的事情别干),才是有价值的。

怎么做到稀缺呢?

或是同行业顶尖,别人望尘莫及;或是找到一个新行业或者开发新产品,填补了市场需求;

有了上述四点的思想框架,然后坐言起行,深挖,坚持,成功的概率才会高。

说到这里一定有人会质疑甚至谩骂了,难道面对财富分配不公就不管不顾,不疏通引导吗?

当然不是,疏通要,引导也要,但别对疏通引导的效果抱太大希望,因为再疏通、引导,也只能起到“微调”的作用而已。

对于规律,人力的作用其实很微小。就像文首的例子说的,财富分配的结果是由人性决定的,而不是一个人或者某个“组织”决定的,如果非要强行进行“平均”,只会带来另一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造成的不良影响可能比自然存在的不公更大。

举个简单的例子,前几年股*灾时,指数天天暴跌,坊间呼吁救市者众,ZF原本不表态,后来终于出手了。结果呢?救市当天大涨,次日继续大跌,连续几次都这样。

——事实证明,救市收效甚微,反而“解放”了一批基金,令它们疯狂出逃(当然这些机构后来也被责罚了)。

其实,即使是救,也要系统地救,在盘根错节中找到根本,对症下药,才能起到疗效。而违反规律的救,只能是事倍功半,甚至是螳臂当车。

为什么呢?因为投资市场是人的市场,是“人性”的市场。而在利益面前,人大多只会想到自己。形成“合力”,很难。

至于一些因为客观条件需要帮助的人们,也是通过培养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与道德自律,或者通过相关政策来进行税收调控,“劫富济贫”来进行平衡而已——就像你只能倡导别人助人为乐,号召别人捐款,但不能强制一样。当然,这又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到教育、基建等等等等,这里不表。

总之,财富分配的不公,是人与人之间经由人性的博弈形成的结果。

说白了,事物的发展都是从这一次“成住坏空”,到下一次的“成住坏空”……如此循环往复的,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

财富分配亦如是。

我是悟恩,祝好。

本文由 hot金融 作者:hot金融 发表,其版权均为 hot金融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hot金融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