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跟客户分析股票(如何通过基本分析来选择股票)

注意

在开始之前,有一点需要提醒读者注意:许多刚进入选股领域的投资者认为,有一些可靠的策略,一旦遵循,就能确保成功。这是不对的!世界上没有万无一失的选股系统!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你不能通过股市来扩大你的财富。

原因如下:

1. 影响公司健康发展的因素如此之多,以至于几乎不可能建立一个预测成功的公式。收集可以使用的数据是一回事,但确定数字间相关的规则完全是另一回事。

2. 很多信息是无形的,无法衡量的。公司的可量化方面,如利润,可以很容易找到。但是你如何衡量质量因素,比如公司的员工、竞争优势、声誉等等?这种有形和无形的结合使得挑选股票成为一个非常主观、甚至是直觉的过程。

3.由于推动股市走势的内在因素(往往是非理性的),股票并不总是像你预期的那样走势。市场情绪变化迅速,难以预料。不幸的是,当信心变成恐惧时,股市绝对是一个危险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挑选股票没有单一的方法。最好把每一种股票策略都看作是一种理论的应用——对如何投资的“最佳猜测”。有时两个看似对立的理论可以同时成功。也许和考虑理论一样重要的是,确定一个投资策略是否适合你自己,比如时间框架、风险承受能力,以及你想花在投资和挑选股票上的时间等等。

为什么选股如此重要。为什么要花几个小时呢?答案很简单:赚钱。如果你成为一个优秀的选股者,你可以成倍地增加你的个人财富。

让我们从研究选股最基本和最关键的一个方面开始:基础分析,这是本文探讨的基础理论。虽然基本分析包含很多内容,但归根结底都是要找到一家公司的价值所在。在我们前进的过程中,请记住这一点。

对股票的基本分析是投资的基石,它包括使用定量和定性因素来评估安全性,以回答以下问题:

公司的收入在增长吗?

这家公司真的盈利了吗?

这家公司将来能打败竞争对手吗?

这家公司能偿还债务吗?

最终:该公司的股票会是一项好的投资吗?

财务数据

基本面分析师密切关注公司的财务报表。毕竟,它们揭示了该公司当前和未来的许多健康状况。投资者可以在金融类股中找到许多基本面分析中使用的量化因素。关键财务数据包括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损益表和现金流量表——所有这些都为基础分析师提供了有价值的信息。

如果你曾经看过其中的一个陈述,你就会知道它们可能是压倒性的。尽管如此,花时间开发一组首选指标还是值得的——对你来说最重要的财务数据。需要寻找的一些关键数据包括净收入、利润率、债务股本比和市盈率。(要更仔细地看,请参阅基本分析导论和关于财务报表你需要知道的12件事。)

这一切背后的理论

分析公司基本面的目的是发现股票的内在价值,这个术语的意思是你认为股票真正的价值——而不是它在市场上交易的价值。例如,如果你根据你的DCF分析估计一只股票价值50元,而它目前的交易价格是30元,你知道这只股票被低估了,这可能是一笔好的交易。

尽管寻找内在价值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所有这些策略背后的前提都是相同的:一家公司的价值等于其贴现现金流的总和。简单地说,这意味着一家公司未来所有的利润加在一起都是具有价值的。这些未来的利润必须考虑到货币的时间价值,也就是说,你在一年内收到的1元的价值低于你今天收到的1元的价值。

如果你考虑一个企业是如何为其所有者提供价值的,那么内在价值等于未来利润的想法是有意义的。如果你有一个小公司,它的价值是你可以从公司年复一年的盈利(不是股票的增长)。你可以从公司拿走一些东西,只有当你支付了办公用品和员工工资,再投资于新设备,等等之后,你还有剩余的东西。企业的利润,简单的说就是收入减去支出——内在价值的基础。

贴现现金流理论的一个假设是,人们是理性的,没有人会以高于未来贴现现金流的价格购买一家企业。由于股票代表公司的所有权,这个假设适用于股票市场。但为什么股市会出现如此剧烈的波动呢?当股票的内在价值每分钟都没有变化时,它的价格波动如此之大是没有意义的。

事实上,许多人并不把股票看作是贴现现金流的代表,而是交易工具。如果你把股票卖给别人的价格比你买的价格高,谁会在乎现金流呢?

持怀疑态度的人将其称为“大傻瓜理论”,因为一笔交易的利润不是由一家公司的价值决定的,而是关于你是否能把它卖给其他投资者(傻瓜)的猜测。另一方面,交易员会说,完全依赖基本面的投资者任由市场摆布,而不是观察市场的趋势和趋势。

这场辩论显示了技术投资者和基本面投资者之间的普遍差异。技术分析的追随者不是以价值为导向,而是以图表中经常出现的市场趋势为导向。那么,基础和技术哪个更好呢?

答案都不是。正如我们在前面提到的,每种策略都有其优点。一般来说,基本面被认为是一种长期战略,而技术更多地用于短期战略。

折现现金流的概念在理论上似乎是可行的,但在现实生活中却很难实现。最明显的难点就是确定我们应该预测的未来的现金流。预测明年的利润已经够难了,那么我们如何预测未来10年的走势呢?如果一家公司倒闭了怎么办?如果一家公司能存活几百年呢?

金融分析专家设计了许多不同的现金流折现模型,但至今还没有一个模型能完全解决未来不确定性带来的复杂性。

将现金流量折现理论付诸实践

让我们看一个用于评估公司价值的模型示例。因为这是一个一般化的例子,所以如果有些细节不清楚,不要担心。其目的是论证理论与应用之间的桥梁。看看基于基本面的估值会是什么样子:。

预测未来的问题在于,我们必须考虑一家公司在进入不同阶段时的增长率。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模型有两个部分:(1)确定未来5年(年1至5)贴现现金流之和。(2)确定的剩余价值。(第六年开始到以后)

在这个特殊的例子中,假定公司前五年的年增长率为15%,之后的每一年(第六年及以后)的年增长率为5%。首先,我们将前5年的现金流加在一起——每一笔现金流都折现到第0年的现值——以确定现值(PV)。

怎么跟客户分析股票

一旦计算出公司前五年的现值,我们必须在模型的第二阶段确定第六年及以后所有年份的现金流的价值,假设公司增长率为5%。所有这些年份的现金流折现回到第5年,并相加,然后折现到第0年,最后与第1年到第5年现金流的PV(我们在模型的第一部分中计算过)相结合。瞧!我们对公司的内在价值有一个估计(根据我们的假设)。高于当前市值的估值表明,这可能是一笔好买卖。

下面,我们对模型的每个组成部分都做了详细的说明:

上一年度现金流——理论上股东可以从公司上一年度获得的金额,或利润总额。

增长率——业主的收入在未来五年预计的增长率。

现金流——理论上,如果公司的所有收益或利润都分配给股东,股东将获得的数额。

折现因子——使未来现金流回到零的数字。换句话说,用来确定现金流现值(PV)的因素。

折现率——现金流量乘以折现率。

第5年的现金流——公司可以在第5年分配给股东的金额。

增长率——从第六年到永久的增长率。

第六年的现金流——第六年可供分配给股东的现金量。

资本化率——公式中不断增长的永续年金的贴现率(分母)。

年终价值——公司在五年内的价值。

折现系数——将公司在第5年的价值转换为现值的折现系数。

剩余价值PV ——公司第5年的现值。

到目前为止,我们对现金流的构成算是非常笼统了,不幸的是,没有简单的方法来衡量它。从上市公司流向股东的唯一自然现金流是股息,股息贴现模型(DDM)根据公司未来的股息来评估公司的价值。然而,一个公司并不是把所有的利润都派息,很多盈利的公司根本不派息。

在这些情况下会发生什么?其他估值选项包括分析净收入、自由现金流、EBITDA和一系列其他财务指标。使用这些度量标准来了解公司的内在价值有优点也有缺点。关键是,现金流的表现取决于具体情况。无论使用哪种模型,它们背后的理论都是相同的。

定性分析是基础分析的一部分,研究上市公司的一些不容易用数字解释的方面,包括公司的商业模式、管理和竞争优势。

商业模式

了解一家公司是如何赚钱的很重要,这样你就可以评估管理层是否做出了正确的决定。通常,人们会吹嘘如何赚钱的,但当你问他们公司做什么,似乎他们对未来的愿景是有点模糊:“好吧,他们有这个高科技做光纤电缆…。”如果你不确定你的公司将如何赚钱,你不能确保其股票将会给你带来回报。

回顾业务模型可以帮助您了解这一点。如果商业模式是不现实的,那么商业成功的希望就很小。对于已经成立的公司,要弄清楚公司的方向是否明确,是否在市场上处于领先地位,如果是,公司是否能保持这种领先地位。如果这是一家新公司,你要决定这种商业模式对你是否有意义——它是否可行,是否有市场,它们能否盈利?

竞争优势

竞争优势使一家公司能够以更优惠的价格或更受顾客欢迎的方式生产出一种产品或服务,这意味着它们将比竞争对手产生更多的销售额或更高的利润率。优势可以归因于各种因素,包括成本结构、品牌认知度、企业声誉、产品质量、分销网络和优越的客户支持。说到长期投资,一定要寻找那些似乎具有可持续竞争优势的公司。下面是一些需要考察的因素。

行业

除了对一家公司的业务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你还应该分析它所在行业的特点,比如它的增长潜力。在一个伟大的行业中,平庸的公司可以提供稳定的回报,而在一个糟糕的行业中,平庸的公司可能会从你的投资组合中分一杯羹。当然,辨别一家公司的增长阶段需要近似,但常识可以帮助我们走得更远:不难看出,高科技行业的增长前景比铁路行业更大。你只需要问问自己,这个行业的需求是否在增长。

市场份额是另一个重要因素。看看微软是如何彻底主导操作系统市场的。任何试图进入这个市场的公司都面临着巨大的障碍,因为微软可以利用规模经济。这并不意味着一家处于近乎垄断地位的公司一定会保持领先地位,但投资一家试图挑战“800磅大猩猩”的公司是一项风险投资。

进入壁垒

进入市场的障碍也能给公司带来显著的质量优势。例如,将餐饮业与汽车业或制药业进行比较。任何人都可以开餐馆,因为所需的技术水平和资金都很低。另一方面,汽车和制药行业进入壁垒巨大:巨额资本支出、独家分销渠道、政府监管、专利等等。竞争进入一个行业越困难,现有公司的优势就越大。

品牌名称

一个有价值的品牌反映了多年的产品开发和营销。比如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品牌:可口可乐。许多人估计可口可乐品牌的无形价值是数十亿美元!宝洁(Procter & Gamble)等大型企业依赖于汰渍(Tide)、帮宝适(Pampers)和海狮(Head & Shoulders)等数百个流行品牌。拥有一个品牌组合可以分散风险,因为一个品牌的良好表现可以弥补表现不佳的风险。

记住,一些选股者会避开任何一家以某个人为中心的公司。他们这样做是因为,如果一个公司与一个人的关系太紧密,任何有关这个人的坏消息都可能阻碍公司的股票表现,即使这个消息与公司的运营无关。比如最近的京东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

你不需要金融博士学位就能认出一家好公司。彼得·林奇(Peter Lynch)在他的书《One Up on Wall Street》中说过一个例子,有一次,他的妻子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到了一款伟大的产品上。Hanes当时正在试销一种用彩色塑料蛋壳包装的女式连裤袜。Hanes没有在百货公司或专卖店里销售这种产品,而是把它放在超市收银台的糖果棒、苏打水和口香糖旁边——这是一个绝妙的主意,因为研究表明,女性光顾超市的次数比传统的连裤袜店多12倍。该产品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为当时销量第二高的消费品。当时的大多数女性很容易就能看出这款产品的受欢迎程度,林奇的妻子就是其中之一。多亏了她的建议,他对这家公司做了更深入的研究,把他在Hanes的投资变成了稳定收入的来源,而华尔街的大多数男性经理却错失良机。

作为一名基本面分析师,在考虑潜在投资时,你应该同时考察公司的定性和定量方面。这提供了一个公司的发展蓝图,可以帮助您做出更好的知情决策。

价值投资策略背后的理念很简单:找到那些交易低于其内在价值的公司——市场低估的股票。使用这种策略的投资者认为,市场对好消息和坏消息反应过度,从而引发了与公司长期基本面不符的价格波动。当价格暂时下跌时,它为投资者创造了一个获利的机会——假定市场最终会纠正其估值错误。

一个矛盾

值得注意的是,价值投资背后的理论与著名但有争议的有效市场假说(EMH)相矛盾,有效市场假说认为价格总是反映所有相关信息,因此揭示了公司的内在价值。EMH投资者认为,投资者不可能购买估值过低的股票,也不可能以虚高的价格卖出股票,因为股票的交易价格总是公允的。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股票价格并不总是公允的,要不然这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多成功的价值投资者,包括巴菲特。

价值型投资者寻找基本面强劲的股票——如收益、股息、账面价值和现金流——鉴于这些股票的质量,它们恰好在折价出售。澄清一下,价值型投资者不会仅仅因为股票“便宜”就买入;这些股票必须以相对于其基本面的较低价格出售。

这里有一个简单的例子。假设A公司和B公司去年的股价都在25元左右。两家公司的股价突然跌至每股10元。这是否意味着这两只股票的价格都很便宜?

不一定。仔细观察就会发现,A公司拥有强大的基本面和受人尊敬的管理团队。另一方面,B公司一直受到领导能力薄弱和收益不佳的困扰。有了这些额外的信息,我们可以看到,A公司可能是价值投资者的理想股票,因为强劲的基本面表明,股价下跌可能是暂时的。然而,B公司并不适合价值投资者,因为它的领导力较弱,基本面较差,这表明它可能不划算,反而会导致股价进一步下跌。

收购公司,而不是股票

值得注意的是,价值投资者将购买股票视为成为公司所有者的一种手段。对价值投资者来说,利润是通过投资高质量的公司获得的,而不是通过交易。由于他们的方法依赖于确定标的资产的价值,价值投资者不关注影响公司的外部因素,如市场波动和每日价格波动。这些外部因素不被视为对企业的长期价值有任何影响。

价值投资可以参考以下一些基本准则:

股价不超过内在价值的三分之二。例如,如果内在价值是30元,那么股价应该不超过20元。

低市盈率。市盈率衡量的是一家公司当前股价相对于每股收益的比率。计算方法是每股市场价值除以每股收益。对价值型投资者来说,一个很好的经验法则是,寻找市盈率低于该股过去五年最高市盈率40%的股票。

较低的市净率(P/B)。该指标将股票的市值与其账面价值进行比较,计算方法是用当前收盘价除以最近一个季度的每股账面价值。通常情况下,价值投资者会寻找市盈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公司。

较低的市盈率。这个比率是用来决定股票的价值,同时考虑到公司的盈利增长。它的计算方法是将股票的市盈率除以某一特定时期的收益增长率。价值投资者通常希望固定利率低于1。

较低的债务/股本比率(D/E)。D/E衡量的是公司的财务杠杆,其计算方法是将公司的总负债除以股东权益。与许多指标一样,D/E应该只用于比较同一行业内的公司,因为相对较高的D/E在一个行业可能是正常的,而相对较低的D/E在另一个行业可能是常见的。

股息收益率至少是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三分之二。例如,如果10年期国债收益率是3.6%,那么公司的股息收益率至少应该是2.3%。

盈利增长至少7%。此外,在过去10年里,收入下降5%或以上的情况不应超过两年。

安全边际与成长型投资

成功的价值投资取决于确定一个准确的内在价值——这可能是件棘手的事情。无论你是自己算出这个数字,还是使用统计软件进行计算,给自己一个安全边际都是一个好主意。例如,如果你确信一家公司的内在价值为每股25元,你可以在分析中使用每股21元。这样,如果股票的内在价值低于你的估计,那么安全边际将帮助你避免为股票支付过高的价格。

除了价值投资之外,还有一种普遍的交易模式是成长型投资。

定义增长型投资与价值型投资有一定区别。价值型投资者寻找的股票目前的交易价格低于其内在价值,成长型投资者关注的是一家公司未来的潜力,而不是当前的价格。与价值型投资者不同,成长型投资者购买的股票交易价格高于其内在价值——他们假定内在价值将会增长,并最终超过当前估值。最终,成长型投资者试图通过长期或短期资本增值来增加财富。

成长型投资者通常会投资那些预期收益增速高于行业或整体市场平均水平的公司。因此,成长型投资者倾向于关注具有良好增长潜力的年轻公司。其理念是,盈利和(或)收入的增长将在未来转化为更高的股价。成长型投资者通常会在新技术和服务正在开发的快速扩张的行业寻找投资机会,并通过资本收益而非股息来寻找利润——大多数成长型公司会将收益进行再投资,而不是派息。

成长型投资可以参考的一些基本规则

没有绝对的公式来评估这种潜力;它需要一定程度的个人解释和判断。挑选成长型股票(或任何其他类型的股票)的每一种方法都需要一些个人的解释和判断。成长型投资者使用特定的方法(或一套指导方针或标准)作为分析框架,但这些方法必须考虑到公司的特定情况。更具体地说,投资者必须考虑公司过去的业绩和行业业绩。因此,任何一项准则或标准的适用可能因公司和行业而异。

你可以在任何交易所、任何行业找到成长型股票,但你通常会在增长最快的行业找到它们。在你的成长型投资策略中,你可能会包括以下一些基本准则:

强劲的历史收益增长。企业应展现出过去5至10年强劲盈利增长的业绩记录。每股收益的最低增长取决于公司的规模:大型和巨行公司增长至少5%,规模中等的公司增长7%,规模比较小的小公司增长12%。其基本理念是,如果该公司最近表现出良好的增长势头,那么它很可能会继续保持这种势头。

强劲的预期收益增长。盈利公告是公司在特定时期(通常是一个季度或一年)的盈利能力的官方公开声明。这些公告是在收益季节的特定日期发布的,并在发布之前由股票分析师发布收益预估。成长型投资者密切关注的正是这些预测,因为他们试图确定哪些公司可能会以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速度增长。

强劲的利润。公司的税前利润率是通过从销售中扣除所有费用(除税收外)并除以销售来计算的。这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重要指标,因为一家公司可能会在利润增长不佳的情况下实现惊人的销售增长——这可能表明管理层没有控制成本和收入。总体而言,如果一家公司的税前利润率超过了此前5年的平均水平——以及所在行业的平均水平——该公司可能是一个不错的增长候选者。

强劲的股本回报率。公司的股本回报率(ROE)通过披露公司股东投入的资金产生了多少利润来衡量其盈利能力。计算方法是净收入除以股东权益。一个好的经验法则是将一家公司目前的股本回报率与该公司和行业5年平均股本回报率进行比较。净资产收益率(ROE)的稳定或上升表明,管理层在从股东投资中获得回报和有效运营方面做得很好。

股市表现强劲。一般来说,如果一只股票在五年内不能实际翻倍,它可能就不是成长型股票。记住,股票的价格在7年内会翻倍,增长率只有10%。要在五年内翻一番,增长率必须达到15%——这对于快速扩张行业中的年轻公司来说当然是可行的。

混合型选股系统与GARP投资者

既然我们已经研究了价值投资和成长型投资,我们可以探索一个混合的选股系统,它结合了这两种理论。

1、以合理的价格增长(GARP)。GARP投资者寻找的是那些被低估的公司(价值投资的一个特点)。

2、它们具有坚实的可持续增长潜力(增长投资的一个原则)——一种试图避免价值或增长投资的极端情况的方法。

我们把这种结合了价值投资与成长型投资的原则的投资者,叫做合理增长投资者(GARP投资者)。GARP投资者是如何选股的呢?

价值指标

GARP投资者和价值型投资者都密切关注一家公司的当前估值,并都使用市盈率(投资者愿意为一家给定公司支付的每股收益的金额)来衡量。一般来说,低市盈率可能是一个信号,表明一家公司目前估值偏低,或者与过去的趋势相比表现良好。

GARP投资者的目标通常是市盈率略高于价值型投资者的预期,但远低于成长型投资者通常追求的极高市盈率。请记住,与许多指标一样,市盈率应该只用于比较同一行业内的公司。由于公司赚钱的方式不同,而且赚钱的时间也不同,因此比较不同行业的公司可能会产生误导。

这两类投资者使用的另一个价值指标是市净率(P/B),即股票的市场价值与账面价值的比较。计算方法是用当前收盘价除以最近一个季度的每股账面价值。Value和GARP投资者都希望市净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经济增长指标

与成长型投资者一样,GARP投资者也对一家公司的增长前景感兴趣:该公司未来5至10年的发展前景。这两类投资者都希望看到过去几年的盈利数据为正值,以及未来几年的盈利预期为正值。然而,与成长型投资者不同的是,GARP投资者会避开那些增长预期极高的公司(例如,那些增长预期在25%至50%之间的公司),因为这些投资被认为风险太大。相反,GARP投资者关注的是10%至20%之间更为保守的收益增长率。

与成长型投资者一样,GARP投资者也对一家公司的挂钩比率(PEG ratio)感兴趣。挂钩比率是衡量一只股票增长潜力与价值之间平衡的指标。它是这样工作的。

PEG

对任何GARP投资者来说,挂钩比率很可能是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因为它基本上衡量的是一只股票的增长潜力和价值之间的平衡。

假设一家虚构的公司A,其市盈率为19倍(P/E = 19),目前盈利增长30%。从这里可以计算出该的PEG为0.63(19/30=0.63),这在GARP标准下是相当不错的。

现在让我们再来假设一个公司B,市盈率为11倍(P/E = 11),盈利增长20%。其PEG为0.55。比较PEG指标,明显B公司看起来更有吸引力。虽然与A相比,B的增长速度较慢,但考虑到其增长潜力,B目前的价格较好。换句话说,B的增长较慢,但A更快的增长更被高估了。

我们当然希望买到增长快的公司,但是我们更希望以合理的价格买到这种增长。

本文由 hot金融 作者:hot金融 发表,其版权均为 hot金融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hot金融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