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hot金融

首页 > 金融知识 > 科创板上市对利润要求(科创板最大创新放开利润要求)

科创板上市对利润要求(科创板最大创新放开利润要求)

日期:2021-07-17 12:03:57

澎湃新闻记者 承天蒙

科创板开板一周年,在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史上,是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里程碑。

站在这个时间节点,澎湃新闻推出《登科一年:科创板开板一周年特别报道》,邀请资本市场顶级专家,一线金融机构负责人,上市公司负责人,回顾设立科创板试点注册制一年来的得失,展望新起点上,科创板的改革前景。

本期刊出的,是澎湃新闻对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的专访。

“科创板确实能够让我们对科技企业的投入,不管是人民币的投资、还是美元的投资,都会加大力度。我们更愿意去承担前期的风险,因为确实有一个好的一个退出渠道。”符绩勋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

符绩勋介绍,企业在选择资本市场时,更多会考虑这个市场里的投资者能否理解企业,而企业会选择最认可它的一个市场。如果说企业的生意、客户更多的是在中国的话,在国内上市的品牌效应会更加明显。

谈到对科创板的建议,符绩勋认为,最重要的建议就是希望科创板更加市场化,同时市场化和监管需要兼具。

“比如创业公司的盈利预期是不是那么重要,对于存续期的理解标准是什么?是不是必须企业主体要存续三年的时间,这些标准其实是理论上来说是可以放开的。”符绩勋表示,同时,他也认为,对于上市以后企业信息披露的要求等需要加强监管,发现问题要进行严惩。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

以下是澎湃新闻记者与符绩勋的对话实录:

澎湃新闻:科创板现在开市已经接近一年了,你最看重科创版的哪些制度创新,从你的角度来看,这些制度革新带来了哪些改变?

符绩勋:我觉得科创板最大的制度创新就是对于上市企业放开了对利润的要求。

原来创业板也好,主板也好,都有对上市企业利润的要求。科创板最大的创新就是他对上市企业利润率的要求门槛降低了,同时它也设了一些不同的上市标准。对于科技、医疗类的行业来说,企业有了更好的一个上市、融资渠道,是制度上最大的一个创新,为我们在科创行业的融资和退出提供了一个新的路径。

估计未来一两年我们陆陆续续都会有被投企业有意愿去科创板上市,不管是从海外迁移到国内,或者是用CDR的方式直接上科创板。

第二就是有些企业确实更适合在国内上市,尤其是现在我们人民币基金在投的很多科技类项目。我们投资的一些科技类的企业,他们如果要在原来的制度下在创业板或中小板上市,要很长的时间,而且可能要为了利润做利润,因为没有利润就上不了。科创板这样一个板块,它确实能够让我们对这类科技企业的投入加大,不管是人民币的投资、还是美元的投资都会加大力度。我们更愿意去承担前期的风险,因为确实有一个好的一个退出渠道。

去年(2019年)我们投的金山办公(688111)上了科创板,上市后运行挺好的,确实体现出了金山办公的前景跟价值。站在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能够看得到可观的回报。

当然这些公司估值或价值的合理性,我觉得需要市场来评估。科创板上有了更多公司以后,市场会进入它的一种自由调整,好的标的会不断地往上走,不好的标的可能就会沉淀下来,所以这个需要一点时间。

科创板现在这样的上市门槛看上去对企业是降低了,但对投资者如何更好地判断一个好的科技企业来说提出了新的要求,也就是对科技创新的判断要求更高了。原来你可能通过看财务数据来判定,但现在你不能仅仅看财务,还要看企业的技术运营、服务等,对企业的前景、未来的判断更加重要。对二级市场的投资人、投资机构的要求更高了,对证监会、对科创板的管理要求也更高了。

澎湃新闻:从投资人和企业的角度来看,选择资本市场考虑因素和逻辑有哪些?

符绩勋:我觉得选择资本市场的一个考虑,更多在于去看这个市场生态里的投资机构是否足够能够理解企业本身。

像我们有些被投企业,比如声网(Agora,实时互动云公司,纳斯达克股票代码:API)最后选择到纳斯达克上市,那也是因为声网的业务部分来自海外,所以它的业务模式更能够让海外的投资机构理解它的价值。声网现在的收入是一个多亿美金,现在是五六十亿美金的市值。

上市本身也是一种品牌效应,如果说今天你的生意、你的客户更多的是在中国的话,在国内的这种品牌效应更明显一些,所以这个也是需要综合去考虑的。

所以判定一个公司价值的逻辑,是整个市场,包括这个市场里面的投资机构对他的价值的认可,不同的市场对价值的认可是不一样的,企业肯定是选择最认可它的一个市场。

澎湃新闻:科创板从设立之初就被冠以“中国版纳斯达克”的期待,站在当下时点看,科创板距离纳斯达克还有多大的距离?比起美股跟港股市场,科创板如果要提升对科创企业的吸引力,还有哪些改进空间?

符绩勋:我们去看科创板跟纳斯达克这之间的一些差距是必然的。首先就有一个时间的差距,科创板从启动到开盘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毕竟去年开盘到现在,也就一年时间。

再有,我觉得首先纳斯达克也好,纽交所也好,包括港交所,他们很大程度上还是一个市场行为,当然纯市场化也有他的问题。

而在科创板中,交易所本身跟证监会制定了更多的游戏规则,在很多交易环节中的细节,包括对公司的管理、标准的要求,对投资者、对券商的要求,这些还不够市场化,它还是会带着一些需要保护市场的立场,来对企业做出上市要求

对于这些可上市的公司来说,受它们划定的这些上市标准影响很大。有些公司如果是某种程度上符合这个国家战略,可能就会跑得快一点,感觉有了一个绿色通道,可以去上市了。而有些公司它其实更市场化一点,虽然也是一个科技公司,但在“科技”的认定上可能有一些偏离或不一样的地方,就会导致这些公司需要有收入、有规模,达到营收标准才能上市。所以对所谓“科技”的标准的界定,还是有待不同的解读。科创板针对科创企业的解读是一个利好,也是一个问题。它目前不是一个市场的解读,应该让市场来解读,然后市场来承担这当中的一些考虑跟风险。

简单地说,如何在这些所谓的上市的要求和标准上更加市场化,能够让市场来决定或者选择,市场是谁,怎么定义这个市场,我觉得这可能还有不断去提炼的空间。比如创业公司的盈利预期是不是那么重要,对于存续期的理解标准是什么?是不是必须企业主体要存续三年的时间,这些标准其实是理论上来说是可以放开的。

我觉得最重要的建议就是更加市场化,同时市场和监管两者必须兼具。

一方面要足够地开放,另一方面就是上市以后,对于企业的各种各样的信息披露的承诺,还有上市以后的治理管理,其实要有更多的要求。如果发现问题是要严惩的,要有一个严惩的制度,就是说必须胡萝卜和棒子同时实施,要不然的话很容易会让人家走捷径或者是可能会有一些灰色的地方。

现在上市公司的团队对于公司、对于股东,对于董事会任何的陈述都是一种信用背书,你的陈述是需要属实的,如果有任何不属实的地方,都是需要有惩罚机制的。你要把你的问题,包括可能你所出现的风险,法律上的一些纠纷都披露出来。该说的信息没有说出来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如果没有这个惩罚机制的话,那很容易变成我该说的说,我不该说不想说我就不说,那就会存在风险和问题。有充分的表述后,让投资人来判断风险就好。

澎湃新闻:如果投资人想尽量避免投资踩雷的话,在你看来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事情?

符绩勋:我觉得投资人首先还是要做充分的市场调查。

如果想做一个大的投资选择,除了听管理团队去阐述他们的业务、他们的愿景以外,你还是得做大量的尽职调查,了解公司的管理,包括运营的一些情况。有很多东西是可以从三方、从侧面去了解的,尤其是to C的一些项目,更能够去判断这个市场。

像美国,它能够有一个做空的选择,就会有浑水这样的做空机构,有动力去找出这个公司的问题跟毛病。如果你没有这些完整的一个市场机制的话,其实你很难通过监管来完全监督。仅靠证监会、靠交易所的管理,是监督不了的。

责任编辑:孙扶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登科一年|专访华兴资本董事长包凡:科创板最大的吸引力在哪

登科一年|专访嘉实基金总经理经雷:希望改革不要停止

登科一年|专访国方资本总经理孙忞:未来十年是硬科技时代

登科一年|专访成都先导董事长:科创板应聚集更多科创力量

登科一年|专访国信证券董事长:可考虑允许全球企业上科创板

登科一年|专访博时基金董事长:科创板应继续侧重硬科技

登科一年|专访海通证券董事长:科创板带来了哪些改变

登科一年|专访启明创投邝子平:持续看好科创板有两点原因

登科一年|专访费建江:科创板跟纳斯达克之间隔了一个港交所

登科一年|专访微芯生物董事长:科创板成药企IPO理想之地

登科一年|专访但斌:希望注册制推向全市场,取消涨跌停限制

登科一年|专访重阳投资总裁:科创板哪些制度还应再改革

登科一年|专访虹软科技董事长:科创板有机会孕育世界级企业

登科一年|专访光大证券董事长:科创板创业板有点竞争有好处

登科一年|专访瑞银证券董事长:科创板初步成功,如何再进步

登科一年|专访毅达资本董事长:科创板解决了敢不敢投的问题

H5|科创板一年推十大制度创新

登科一年|专访立信董事长朱建弟:科创板深改可关注三重点

登科一年|专访屠光绍: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取得阶段性成功

微信二维码
标签